人民生活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赤峰概况 > 人民生活 >

人民生活

来源: 发布时间: 点击:
城乡居民生活


  30年来,伴随着赤峰市经济的快速发展、综合实力的持续增强,城乡居民生活不断改善,总体上已实现了由温饱到小康的历史性跨越(2011年本市小康实现程度为73.5%),居民消费水平不断提高,消费结构明显升级。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8678元,是建市前的43.5倍,农牧民人均纯收入为7079元,是建市前的26.3倍。
  城乡居民消费结构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人们用于精神文化生活和卫生保健支出相应提高,特别是医疗保健、交通通讯、娱乐教育文化和住房的消费增长迅速,食品结构、衣着服饰向多样化、中高档方向转变,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占消费支出的比重)逐年下降。2012年,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分别为32.5%和38.8%,比1982年分别下降了20.5和21.7个百分点。全市城乡人均居住面积达到28.92和24.47平方米,分别比1982年增加了23.12和13.77平方米。城镇居民家庭每百户家用汽车拥有量达到14辆。

城镇居民生活

  城镇居民收入
  城镇居民收入数十倍增长,构成发生明显变化 198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29元,其中人均工资性收入409元。20世纪80年代以后,市委、市政府注重改善居民生活,采取调整工资、实行奖励、发放副食品补贴等一系列措施提高居民收入。1990年前后,工商企业实行工资制,劳动用工制度变革,职工工资大幅度增长,城镇居民家庭除工资收入之外,个体经营收入、离退休再就业收入和财产性收入迅速增加。200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407元,比1982年增长11.6倍。党的十六大以后,国家高度重视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不断深化行政事业单位工资改革,城镇居民收入继续大幅度增加。201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678元,比1982年增长42.5倍,年均增长13.4%。
  工资性收入增长势头强劲,但所占比重逐步下降  198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409元,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95.3%。20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城镇居民就业观念发生深刻变化,就业渠道不断拓宽。199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454元,比1982年增长2.6倍,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89.5%,比1982年下降5.8个百分点。进入21世纪,国家开始改革公务员工资制度,2001年内蒙古自治区出台关于调整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的实施方案,调整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标准,增加艰苦边远地区津贴。200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4219元,比1982年增长9.3倍,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78%,比1982年下降17.3个百分点。2010年前后,赤峰市三次调增行政事业单位人员津贴补贴,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大幅度增加。201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2868元,比1982年增长30.5倍,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68.9%,比1982年的95.3%下降26.4个百分点。
  经营性收入从无到有,成为收入增长新亮点   赤峰市城镇居民大规模从事个体经营起步较晚,20世纪80年代城镇居民经营性收入基本没有,1992年城镇居民人均经营性收入只有1.6元。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全市从事个体经营的人数逐年增多,城镇居民经营性收入日渐增加。2002年,全市城镇居民每百人中从事个体经营的人数达到6人,城镇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388元,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7.2%。2003年以来,市政府出台一系列鼓励下岗失业人员和普通高等院校毕业生从事个体经营的优惠政策,全市从事个体经营的人数显著增加。2012年,全市城镇居民每百人中从事个体经营的人数13人,比2002年增加7人。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3018元,比2002年增长6.8倍,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6.2%,比2002年增加9个百分点。
  国家转移支付力度加大,转移性收入持续稳定增长   20世纪90年代以前,城镇居民转移性收入的主要部分就是离退休人员的离退休金,其他转移性收入几乎没有。198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20元,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4.7%。90年代前后,国家为应对社会贫富差距拉大趋势,加大对低收入群体的转移支付力度。200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753元,比1982年增长36.7倍,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3.9%,比1982年增加9.2个百分点。党的十六大以后,国家为减少物价上涨给低收入家庭带来的影响,及时提高最低生活保障、最低工资标准、失业救济金标准、离退休人员的离退休金和养老金标准,使城镇居民转移性收入迅速增长。201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2158元,比1982年增长106.9倍,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1.6%,比1982年增加6.9个百分点。
  居民理财意识增强,收入来源拓宽,财产性收入增加  20世纪80年代,赤峰市城镇居民财产性收入几乎为零,理财意识无从谈起。199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13元,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0.8%。20世纪90年代后,金融市场快速发展,唤醒了城镇居民的理财意识,人们的投资渠道不断拓宽,利息、股息、红利及保险等金融性财产收入从无到有,逐年大幅提高。200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47元,比1992年增长2.6倍,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0.9%。近年来随着收入的提高,一部分城镇居民把资金投资到股票、基金、房地产、收藏品,获得可观的投资收益。201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634元,比1992年增长47.8倍,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4%。
  城镇居民消费支出
  建市30年来,全市国民经济快速发展,居民收入增加,消费品市场繁荣,城镇居民在吃、穿、住、用、行等方面有了很大改善。2012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3138元,比1982年的411元增长了31倍,年均增长12.2%,其中吃、穿所占比重为48.7%,比1982年下降27.1个百分点。
  城镇居民消费由多年来以吃穿为主发展到投资生活的方方面面,生活质量明显提高。
  食品消费  20世纪80年代,居民在外用餐被视为奢侈有加。90年代以后,这种消费方式已被越来越多的居民家庭所接受,成为普通大众节庆、聚会、休闲的主要形式。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在外饮食支出903元,占食品消费支出的21.1%。
  1982年,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占消费支出的比重)为55.9%。1988年以前,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都在50%以上,1988年降至49.8%,而后逐年下降,到2007年,恩格尔系数降至30.3%,达到历史最低。以后几年,由于食品价格上涨,恩格尔系数又有所上升,2012年,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35.9%,比1982年下降20个百分点。恩格尔系数低于40%,说明全市城镇居民生活进入相对富裕阶段。
  随着城镇居民收入的增加,餐桌上的食品结构更加优化。1982年,城镇居民人均食品支出230元,2012年4270元,比1982年增长17.6倍。1982年,主食消费占食品消费支出的比重32.4%,2012年降至12.5%,下降19.9个百分点。副食消费所占比重明显上升,其中肉、蛋、奶、水产品等富于营养的消费品大幅度增加。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肉类24.4公斤,比1982年增长37.1%;人均消费水产品4.3公斤,增长38.7%;人均消费动植物油6.5公斤,增长24.5%;人均消费鲜蛋10.8公斤,增长30.1%;人均消费新鲜瓜果52.6公斤,增长33.8%。
  衣着消费   20世纪80年代,城镇居民穿着以棉布、化纤、针织面料为主,颜色多为黑、灰、绿。90年代以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城镇居民穿着更加注重内在与外观的协调统一,个性化需求日益明显,衣着款式、面料、色彩绚丽多姿。进入21世纪以后,服装已不仅是一种生活的需要,而是成为形象、气质的象征,城镇居民衣着购买频繁,式样丰富多彩,高档品牌进入寻常百姓家。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衣着支出2129元,比1982年增长33.9倍,其中成衣消费所占比重呈逐年上升趋势。
  耐用品消费  20世纪80年代初,手表、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四大件”是居民耐用消费品的最高境界。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四大件”在城镇家庭迅速普及,并且在功能、质量和档次上跨上新台阶。微波炉、电饭煲、电冰箱、洗衣机、空调器、组合音响、大屏幕彩电等高档耐用消费品也从无到有,迅速进入居民家庭。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购买家庭设备用品支出965元,比1982年增长27.2倍。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洗衣机98台、电冰箱100台、微波炉46台、空调器15台、淋浴热水器60台。居民保健意识明显增强,各种健身器材、消毒设备、保健滋补品等逐步进入居民家庭。2012年,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健身器材3套、消毒碗柜2台。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1197元,比1982年增长497.8倍。
  交通消费  20世纪80年代初,自行车是居民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1982年,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自行车205辆。80年代中期以后,自行车不仅数量、品种急剧增加,档次也在不断提高,各种彩色自行车遍布大街小巷,到1999年,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自行车246辆,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进入饱和阶段。进入21世纪,摩托车、助力车大量涌现,家用汽车也开始进入普通家庭。出门“打的”成为常事。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交通费支出228元,比1982年增长125.7倍。到2012年末,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摩托车32辆、助力车23辆、家用汽车14辆。
  通信消费  20世纪80年代初,居民信息传递主要靠信函。90年代前后,固定电话开始进入居民家庭。1992年,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6部自费电话。1995年以后,固定电话迅速普及,移动电话、互联网走进居民生活。2002年,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固定电话96部、移动电话55部、电脑12台。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通讯产品功能日趋多样化,手机、家用电脑等现代通讯工具进入了越来越多的家庭,为城镇居民的日常生活、工作、娱乐、交际带来了极大方便,通讯消费逐渐成为深受城镇居民喜爱的一大消费亮点。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通讯消费支出621元,比2002年增长1.2倍。到2012年末,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移动电话201部,比2002年增加146部;拥有电脑68台,比2002年增加56台。
  文化消费  20世纪80年代以前,文化消费主要是看书、看电影、听广播。1980年以后,黑白电视机普及并迅速成为文化消费的主体。1982年末,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黑白电视机27台。到1986年末,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黑白电视机54台、彩色电视机37台。从这以后,黑白电视机逐渐退出城镇居民家庭,彩色电视机逐年增加并达到普及。1995年以后,文化消费日益向多样化发展,琴棋书画、网上冲浪、珍品收藏、休闲旅游、KTV等应有尽有,消费方式已从家庭走向社会,由当地扩展到外埠。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文化娱乐消费755元,比1982年增长23.4倍。彩电、组合音响、电脑、照相机、摄像机等新一代文娱耐用品遍布城镇居民家庭。到2012年末,每百户城镇居民家庭拥有彩色电视机106台、组合音响10套、摄像机8架、照相机27架、各种中高档乐器4件。参观旅游也成为城镇居民消费时尚。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参观旅游支出119元。在充分享受物质生活的同时,城镇居民也更加注重自身素质修养。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教育支出659元,比1992年增长10倍,其中非义务教育学杂费、成人教育费、培训班费增长更加迅速。
  住房消费   建市30年来,全市城镇建设得到飞速发展,大片的平房、棚户区变成了楼房,从旧城改造到新城区建设,城市建设日新月异。广大城镇居民的住房条件明显改善。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28.9平方米,比1982年增加23.7平方米,增长4.6倍。住房面积增加的同时,居住设施也大为改善,楼房占全部住房的87%;89.7%的家庭拥有独用卫生设备;98.8%的家庭拥有取暖设备;液化石油气和管道煤气的普及率达到90.8%。与20世纪80年代相比,城镇居民居住环境显著改善,具有现代化设施的商品住宅小区星罗棋布,小区内外各种便民配套设施一应俱全。房屋产权逐步走向私有化,2012年,城镇居民家庭住宅私有率达到91.8%,比1992年提高69.5个百分点。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住房支出1198元,比1992年增长11.5倍。城镇居民住房消费已经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其他商品和服务消费    随着城镇居民家庭收入的不断增加和消费水平的日益提高,人们追求享受的意识增强,城镇居民在金银珠宝饰品、高档化妆品、品牌手表等方面的消费越来越多。2012年,城镇居民人均其他商品和服务支出526元,比1982年增长31.3倍。其中,人均购买金银珠宝饰品支出104元,人均购买化妆品支出152元,都是城镇居民消费新热点。同时,城镇居民更多的钱已不仅仅用于家庭“衣、食、住、行”等必需型消费,而是将一部分钱用于装扮自己,更加注重美容、化妆和生活的享受型消费,2012年,城镇居民用于服务消费的支出人均达145元,比2002年增长1.3倍。
  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透过一串串枯燥的统计数字,显示出赤峰市城镇居民生活的巨大变化。随着时代的发展,赤峰市城镇居民收入水平将进一步提高,生活质量将继续改善。

农村牧区居民生活

    20世纪80年代,随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普遍推行和日益完善,极大地调动了农牧民发展生产的积极性,劳动生产率迅速提高,农牧民收入和消费水平快速提高。20世纪90年代,市委、市政府实施科技兴农战略,大力调整产业结构,组织农牧民开展多种经营,全市出现以农牧业为主体,农、牧、工、商、建、运、服务业并举,农村牧区经济全面发展的新格局。进入21世纪,赤峰市把统筹城乡发展、解决好“三农三牧”问题作为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实施农村牧区综合改革、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和惠农惠牧政策,改善民生的力度不断加大,居民收入较快增长,家庭财产稳定增加,衣、食、住、行、用条件明显改善,城乡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和农村扶贫标准大幅提升,农牧民生活质量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农牧民生活在改革开放中走进富裕、迈向小康。
  农牧民收入
  农牧民生产投入大幅增加,带动收入大幅增长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农村废除“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人民公社体制,实行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要形式、集体和农户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妥善解决了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不相适应的矛盾,农村牧区经济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农牧民生产投入大幅增加。1982年农牧民人均生产投入114元,到2012年农牧民人均生产投入达到3852元,比1982年增长32.8倍。30年来,农牧民用于生产投入的现金增长更快,2012年农牧民人均用于生产的现金为2960元,比1982年增长38.5倍,占整个生产投入的76.8%。随着农村牧区劳动生产率和土地产出率大幅提高,农牧民收入渠道不断拓宽,人均纯收入由1982年的269元增加到2012年的7079元,增长25.3倍,年均递增11.4%。
  农牧民收入结构变化巨大    (一)收入形态货币化。随着农牧业生产社会化、商品化进程的加快,农牧民由改革开放前以实物收入为主的农牧业经济,逐步被货币收入为主的市场经济所替代。1982年,全市农牧民人均现金收入178元,占总收入的57.5%。30年来,随着农牧民市场经济意识增强,在扩大非农择业的同时,不断提高农畜产品商品率,农牧民收入越来越货币化。2012年,全市农牧民人均现金收入9206元,比1982年增长50.7倍,占总收入的82.2%,比1982年提高24.7个百分点。
  (二)收入结构多元化。30年来,农牧民收入结构呈现出五大变化。一是种植业收入比重稳中趋降。2012年农牧民人均种植业收入4842元,比1982年增长26.8倍,占总收入的43.2%,比1982年下降6个百分点。二是农牧民工资性收入成为农牧民收入增长的重要来源。改革开放以后,大量的农村牧区剩余劳动力开始从第一产业中转移出来,从事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工资性收入成为农牧民收入增长的重要来源。2012年农牧民人均工资性收入2372元,比1982年增长57.1倍,占全年总收入的21.2%,比1982年上升8.9个百分点。三是农牧业收入增长较快。国家实行惠农惠牧政策以来,农村家庭养殖业发展迅速,农牧民牧业收入增长较快。2012年农牧民人均牧业收入2580元,比1982年增长27.6倍。四是农牧民家庭经营收入中,从二、三产业得到的收入快速增长。2012年农牧民人均二、三产业收入583元,比1982年增长36.2倍。五是转移性收入大幅度增长。从2004年开始,国家陆续实施了粮食直接补贴、退耕还林还草补贴、农机补贴、良种补贴、草原生态补贴政策,并且逐渐加大补贴力度,农牧民获得的实惠明显增加。2012年农牧民人均转移性收入622元,比1982年增长50.8倍。
  农牧民税负减轻,现金储备增加   (一)农牧民税负减轻。20世纪80年代初,全市农村牧区刚刚从集体经济转变为家庭经营经济,农牧民负担比较轻,1982年农牧民人均税费支出为8.5元,只占农牧民人均纯收入的3.2%。90年代中后期农牧民负担达到高峰,1997年农牧民人均税费支出达到147元,占纯收入的9.2%,是农牧民负担最重的一年。2002年实行农村牧区税费改革后,农牧民人均税费支出59元,占纯收入的3.2%,重新回到1982年的水平,比1997年降低6个百分点。党的十六大以后,国家继续实行惠农惠牧政策,2003年取消牧业税,2006年取消农业税,农牧民负担彻底减轻。2012年农牧民人均税费支出1.2元,占纯收入的比重仅为0.02%。
  (二)现金储备大幅增加。随着收入的增加,农牧民家庭的现金储备大幅度增加。2012年末,全市农牧民人均银行存款2314元,比1982年增长156.4倍;人均手存现金1333元,增长18.5倍,农牧民有充足的资金用于生产投入和改善生活。
  农牧民消费支出
  农牧民消费水平明显提高。建市30年来,全市农牧民购买力不断上升,消费支出大幅增长,农牧民生活消费整体呈现出消费水平普遍提高、消费结构明显升级、消费质量明显提高的特征。
  消费水平普遍提高  1982~2012年,农牧民人均生活消费总支出由196元提高到5826元,增长28.7倍,年均递增11.9%。
  消费结构明显升级  一是其他享受性和发展性消费支出的比重普遍提高。1982-2012年,农牧民生活消费中穿的比重由1982年的12.5%下降到2012年的8.2%;家庭设备及用品支出的比重由1982年的12.9%下降到2012年的4.5%。二是货币消费支出比重提高较快。全市农牧民生活消费现金支出由1982年的102元提高到2012年的5165元,增长49.6倍,年均增长14.0%,现金消费占总消费的比重由1982年的52.2%提高到2012年的88.7%,提高36.5个百分点,其中用于购买食品的现金支出额由36元增加到1785元,增长48.6倍,年均增长13.8%。
  消费质量明显提高   30年来,全市大部分农牧民物质消费档次显著提高,生活消费由基本生存型向享受型及发展型转变,农牧民消费质量明显提高。
  1.食品消费。30年来,农牧民食品消费的基本特征是:消费观念提升,消费水平提高,在外饮食及其他食品支出增加较快,肉、蛋、奶、水果等消费量增多,表明农牧民膳食结构向营养、科学型发展。一是主食支出比重下降较多,在外饮食及其他食品支出比重提高较快。1982-2012年间,主食支出占食品支出的比重由53.2%下降到27.4%,下降25.8个百分点;农牧民其他食品和在外饮食比重在这期间有较大提高,人均支出总额由1982年的20元提高到2012年的331元,增长16.6倍。二是高质量的食品消费数量增加。和1982年相比,全市农牧民的粮食消费量有所下降,但其他诸如动植物油、肉、禽、蛋、奶、水产品、瓜果等具有较高质量的消费品数量则增加较多。2012年全市农牧民人均消费粮食186公斤,比1982年下降51公斤;人均消费肉27.6公斤、蛋7公斤,分别比1982年增加15公斤和5公斤;人均消费奶7公斤、水产品3公斤、瓜果23公斤,烟、酒、糖果、糕点等消费成倍增长。三是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大幅度下降。农牧民恩格尔系数由1982年的67.2%下降到2012年的38.8%,下降了28.4个百分点。
  2.衣着消费。“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是20世纪80年代以前生活的真实写照。改革开放以后,农村牧区市场繁荣,农牧民衣着消费观念逐渐发生改变,穿着由保暖型和传统型逐渐发展成潮流型和城市型,衣着消费从过去低档、耐用型向高档、时尚、成衣化转变,衣着服饰品种、规格更加齐全。2012年农牧民人均衣着消费424元,比1982年增长11.5倍。其中购买成衣比重80%以上。目前,款式新颖、样式美观的西装、大衣、皮衣、裙装在农村牧区年轻人中非常流行,流行节奏变化紧追城市,时尚化程度进一步加快。
  3.居住消费。宽敞舒适的住房一直是农牧民家庭向往的目标,也是生活质量改善的重要标志。30年来,农牧民居住支出大幅度增加,居住质量、居住条件改善在农牧民提高生活消费水平的目标中始终占有重要的地位。1982-2012年,农牧民人均用于居住类消费支出由26元提高到939元,增长35.1倍,年均增长12.7%。1982-2012年,农牧民家庭人均住房面积由10.7平方米增加到24.5平方米,增加13.8平方米,居住面积和居住质量明显提高。农牧民住房有卫生设施的户数、有空调或暖气设施的户数比重均大幅提高,新建住房大多设施齐全,注重内部装修装饰,住房舒适洁净,布置优雅美观。
  4.耐用品消费。30年来,随着农牧民收入的大幅增长,农牧民消费领域明显扩大,用于购买各种日常用品及耐用消费品的支出迅速增加,用品趋于高档化,洗衣机、电冰箱、彩电、摩托车等耐用品走进农牧民家庭。到2012年末,平均每百户农牧民家庭拥有洗衣机79台、电冰箱76台、彩电102台、摩托车68辆,而在1982年这些高档耐用消费品在农牧民家庭基本没有。一些新型家电如微波炉、热水器、照相机、计算机、空调机等高档电器正以较快的速度进入农牧民家庭。
  5.交通、通讯消费。30年来,随着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明显改善,农牧民与外界的交流日益扩大,交通通讯支出快速增长。2012年农牧民人均用于交通和通讯的支出为688元,比1982增长221倍多。到2012年末,平均每百户农牧民家庭拥有移动电话159部、摩托车68辆,家庭轿车也逐步进入农牧民家庭。2012年全市95%以上的村通公路和电话。
  6.文教娱乐消费。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农牧民学文化、学技术意识增强,对子女和自身教育培训舍得投资,注重文化教育、讲究文明生活的氛围已在广大农村牧区日渐形成。2012年农牧民人均用于文化娱乐方面的支出508元,比1982年增长55倍。农牧民家庭拥有组合音响、照相机、家用计算机、高档乐器越来越多,文化娱乐生活更加丰富多彩。2012年,农牧民文教娱乐支出占生活消费支出的8.7%,比1982年提高3.7个百分点。
  7.医疗保健消费。国家推行新型农村牧区合作医疗制度及农村牧区特困群体大病救助制度,农村牧区医疗条件得到明显改善,农牧民防病治病意识不断增强,医疗保健支出明显增加。2012年农牧民人均医疗保健费用支出625元,比1982年的8元增长72.5倍,医疗保健支出占生活消费支出的10.7%,比1982年提高6.3个百分点。
  8.服务性消费。2012年农牧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为1621元,1982年农牧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仅为2.7元。服务性消费支出是农村牧区社会化服务水平提高的结果,也是农牧民生活质量提高的重要标志。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赤峰市地方志办公室版权所有  蒙ICP备14027245号
主办单位:赤峰市地方志办公室   技术支持:赤峰云联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476-8490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