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风情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赤峰地情 > 民俗风情 >

蒙古族——生产习俗

来源:赤峰市志 发布时间:2014-09-27 16:10:59 点击:
一、牧养
 
  蒙古族自古以来为游牧民族,“逐水草而迁徙,无城廓常居”,故牧养为其主要生产方式。解放前纯牧区驻牧之地有冬、夏营盘之分。夏营盘择水草丰美之地,结帐于平原,游移自由;冬营盘则寻山谷的阳坡、沙丘柳林的避风等处扎住,以避风雪。冬、夏营盘移驻时节,视牧草生长情况,一般春在5月,秋在10月前后。蒙古族饲养牲畜是男主外,女主内。日间放牧为男人,马、牛、羊皆结群,每群百头至数百头,二、三个牧工。畜群出归都有头畜(羯羊、公牛、公马)圈敛,牧工骑马、带犬出牧。日落归牧后,入圈、接羔、挤奶、烧茶皆女人负责,因此牧区劳动强度妇女要大于男人。
  牲畜抓膘期也在秋季。《东斋纪事》记载:“牛马有熟时,一如南人养蚕也。有雪而露出草一寸些,此时牛马在熟;如无雪,或雪没草,则不熟。”这一习俗迄今牧区仍保留。说牛马羊只有吃了着霜或落雪之草膘才成实。
  牲畜去势(对少数留作种畜以外的所有成龄马牛羊驴驼公畜阉割),是畜牧业生产的又一重要活动。各地均在春季选固定吉日进行。对牛、马、羊,赤峰地区多选农历四月初五、十六两日;对驼则在入冬后的九天进行。公马去势在3-4岁。去势一般是整个村落集中进行,因故漏掉的另选吉日补上。方法是由当家(解放后均由兽医)执刀,割除睾丸,然后用烧红的烙铁烙焦伤口止血,敷以鹅毛灰或消毒药。去势后的马,21天以内设专人精心照料,不感染则放入大群。公牛、公羊去势,在吉日的同一天里,由各户在牛圈、羊栏中进行。事前点燃檀香,地上铺好白毡,男主人坐在白毡中央,在子女们帮助下逐个阉割。阉割出的睾丸,有很高的药用或营养价值。马睾,牧民多烤熟食之,或煮汤灌被阉割的马。牛羊睾丸不加盐煮熟给儿童或老年人吃,是优良的滋补剂。一年一度的去势劳动结束后,牧民们集聚在一起,摆上整羊,斟满奶酒,煮上阿木斯(奶、黄油稠粥),唱歌、跳舞进行庆贺,预祝一年丰收有望。
  去势和烙印结合进行,统称为“招福”。烙印开始前,将牛马赶在山脚下平坦的草地上,架起杏木疙疸火,将带有标记的长柄铁印子在火里烧红,刚成年的牛马从这里一一通过,每过一个,管家指挥打印子的人将烧红的铁印烙在牛角或马的后胯上。这样就留下终生不褪的印记。旧时带有印记的牲畜,丢失易辨认,出卖好出手。
 
二、围猎
 
  围猎是蒙古民族古老的生产方式和风俗习惯。围猎有两个目的:一是捕猎害兽,保护牧业生产;二是获取肉食,用来改善生活。
  赤峰地区围猎蒙语称“阿巴”或“阿巴拉呼”。“阿巴”规模大小不一,均以一日为期。其中联旗“阿巴”规模最大,在相邻的数旗毗邻地区举行,有固定的猎场及围期,“阿巴沁”(猎手)多达数百至千余人。中型“阿巴”由一个或几个苏木举行,猎场、猎日由倡议者临时确定,“阿巴沁”有三、五百人。一个或几个嘎查出围为小型“阿巴”,猎手几十或百余人不等。“阿巴”活动集约性很强,昭乌达盟传统的三大“阿巴”分别在农历四月十六日、五月十七日、五月二十五日在格斯尔、杰仁台、好力宝(皆在阿旗)三地进行。“阿巴日”前夜,即有远处的“阿巴沁”用牛车运来帐蓬、食物,集聚宿营地过夜。黎明前,连同近处的“阿巴沁”赶到合围点。这时来自阿鲁科尔沁、巴林、奈曼、翁牛特等旗成百上千的“阿巴沁”同时出动,方圆数十里的猎场上顿时喊声如雷,尘土飞扬,被惊起的动物四处奔跑。“阿巴沁”们纵马驱犬,抡枪张弓,投掷布鲁(围猎工具)争先恐后扑向猎物。最先扑到者,须用缰绳套住猎物的脖子,余者均以先后赶到的次序把定猎物四足、胸肋、脊尾,宰杀后循惯例将各自所得部位一一分割。大型“阿巴”则不然,猎物归猎获者本人所有,并无先后之别;犬捕猎物归犬主。官方组织的“阿巴”多在秋末冬初举行。此际狐狼皮质最佳,所猎取之物均归官吏所有,猎手仅获口头褒奖。“固若勒乎”是一种小型、分散的狩猎活动,三、五猎手徒步行围,用火枪、布鲁或绳套捕杀猎物,猎毕合理分取所得,老幼优先。一无所获者下次找补,均公平、实惠。
  清代及民国年间,赤峰地区有虎、狼、黄羊、野猪、狐狸、兔等种类围猎,其中以“虎猎”最为壮观。
  喀喇沁三旗地处木兰围场东缘,乾隆年间建有虎枪营,专猎猛虎。虎枪营编制60人,分健勇(或寻踪)、劲强、坚固、扶翼、精壮、素勇6队,每队10人,各持虎枪1杆。虎枪长7尺,枪头长8寸,形如菠菜叶。围猎时每队之后再各配炮手10人、弓箭手5人,全旗参与虎围兵力在200人以上。喀喇沁郡王任虎枪营事务长,下设总管1人,帮办2人,笔帖式2人,营驻地为杀虎营子(今喀喇沁旗四十家子乡)。每年农历九月十五日起,札萨克衙门每天有4人值班,发现老虎出没的消息,立即招集左右两旗6队人马出围。出发前缚肥犬1只,见到虎踪后,把犬拴在树上,人走犬吠,虎豹闻声而来,以此进行诱捕。捕虎先进行围堵,各队就位后,再逐渐缩小包围圈。确知离虎不远时,彼此各递暗号,加强警戒。见到老虎先辨毛色,再分雌雄。雌者性柔狡猾而难制,雄者刚猛气大而易捉。卧地不起不怒为睡虎。见到睡虎,把枪头绑上双响向它燃放,虎受惊后必张口伸腿,以尾击地进行反扑。当它前爪抓地张口跃起时,猎手将枪尖插入虎口中,借虎扑之势,从舌根刺入颅内,虎便立即毙命。醒虎则一般用弹击。一次不行再围二次、三次,有时一天跟踪百余里也要捕获。
  黄羊猎也是大型围猎。巴林人围猎黄羊每年进行三次,多在塔玛干台(今巴林右旗东)举行。届时凡会使用布鲁的男人均参加。行围开始满山遍野皆是骑马带犬挥舞布鲁的人。围住后,猎人必须从成百上千奔跑的黄羊中辨认出带头的公羊,以此为目标,一个接一个分段追逐。如果乱追,一个猎物也捕捉不到。捕捉黄羊,实际是一种赛人、赛马、赛狗的游戏。当被追的黄羊跑得疲惫不堪时,驱狗将其拽倒而捕之。或用布鲁棒将其打倒,或用马将其撞倒捕捉。猎物捉到后,亦按先后到达顺序割块分配。
  狐狸和狼围。猎谚云:“九月的狐狸十月的狼”。这是捕捉这两种猎物的最佳季节。捉狐狸并不要很多人。出猎一般在单日。天亮起程,先在山口、要路布好埋伏,然后走山梁的人(发狩猎信号的人)站在高处,依据猎物奔跑的方向挥帽指挥。梁上人及埋伏人摇旗呐喊,狐狸往复奔突,待筋疲力尽时,放出猎狗捕捉。但狐狸天性狡猾,或晃动尾巴,或乘势反扑,咬伤猎犬鼻子遁逃。捕捉狐狸所以在9月,一是此时皮子最佳,再是10月狐狸才交配,猎人最忌捕杀怀胎母兽。猎狼多为除畜害而进行。猎狼分集体性围猎和单帮长围两种方式。猎狼先追赶一阵,当它气力不支时,一棒打死。如遇到有崽的母狼,须先打死母狼,然后用烟熏其洞穴,除掉狼崽。长围则根据狼的生活习性,小帮或个人用绳套、铁枷等器械捕捉。
  野猪、兔及其它围猎。野猪多生活于地势险要的森林中。猎野猪,猎人们根据野猪类型采取不同方式进行。常在松树上蹭身、在细沙上打滚的皮上有一层厚厚附着物的叫“穿甲猪”;牙齿锋利的叫“獠牙猪”;较老的母猪叫“笼头猪”。“穿甲猪”刀枪不入,最难捕获。那些智勇双全的猎手,捕捉“穿甲猪”时常常骑到猪身上,用刀刺中要害部位,使其毙命。猎犬捉猪多咬野猪股腹沟,因此处皮薄。几只猎犬同时上,先撕破皮,进而咬死它。兔围。牧区或半农半牧区每年正月十七日开始到三月初一,每逢单日都举行兔围猎。此围无风险,自由进行。猎兔时,虽也是群围,谁先射死猎物归谁所有;被猎犬捉住的,哪个猎手先下马拿到,就归哪人所有。禽猎,大鸨、野鸡、沙半鸡可以捕捉,但不准伤害天鹅、鸿雁、喇嘛嘎鲁(黄鸭)及鹤。蒙古族认为鹤、鸿雁是祥瑞长寿的禽鸟,当春融雪化雁排着长队首飞塞北时,蒙古族的青年媳妇则盛装仰首迎送。除此,蒙古族还有禁用铁器捕獾的习惯。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赤峰市地方志办公室版权所有  蒙ICP备14027245号
主办单位:赤峰市地方志办公室   技术支持:赤峰云联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476-8490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