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风情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赤峰地情 > 民俗风情 >

汉族——礼仪习俗

来源:赤峰市志 发布时间:2014-09-27 16:44:07 点击:
    一、婚俗
    订亲:青年男女到了婚龄,父母以“门当户对”为宗旨,邀媒提亲,卜巫合婚,属相互不相克者,经媒人商定好彩礼数目,便择吉日举行订亲仪式。定亲,也称“换盅”,通常在男家举行。一般均由女家父亲或兄长出席,男家请亲朋作陪。解放后,女家姑娘也同家人一起到婆家参加订婚礼,宴席上姑娘要给公婆及亲友满酒,婆婆赠给媳妇耳坠、手镯各1副,衣服1身,布匹若干,亲友也要给礼钱。最重要的是婆婆亲手把耳坠、手镯给姑娘戴上。然后,双方家长斟酒,交换酒盅、饮干,即为亲事已定。结婚前两个月,男家要向女家下大礼(即经媒人商定的彩礼品种、数量),并附上“连门贴”,贴上写有结婚日期、时辰、禁忌和新娘坐福方向等,婚前四、五天,男家还要向女家送四等份的礼物称四合礼,即肉、酒、面、米等。
    娶亲:一般选定农历双日。前一天为女家聘日。娶亲多用马车(官宦富户用轿子),娶亲人讲究“去单回双”。除车夫、随从人员外,娶亲婆必须儿女双全,丈夫俱在的“全命人”。喜车到女家,要设宴招待娶亲人。第二天早晨发车时,新娘身穿桃红袄、裤为喜衣,鞋外套黄套,头梳抓髻。并将娘家陪送的妆奁放在车上。带上子孙饺子(天、地、公、婆各1对,新娘每岁1对),盖上蒙头红,然后由家兄背上车。新娘上车时必须哭几声,泪(称金豆子)越多预示娘家越兴旺。彩车通过寺庙时,要用红毡遮掩,叫“避庙”。
    婚礼:新婚彩车到婆家门首,公婆要给新娘配压腰钱,然后由女宾相扶新娘下车站在红毡上,行走时脚不得沾土,踏着红毡直达天地牌位前。此时,天地牌前设一斗,斗中盛满高粱,用红纸糊上,上插一秤杆和红纸饰好的弓箭。男女新人站定后,公婆先上香叩头,然后新人双双拜堂。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均为叩头礼。拜毕,新郎取下弓箭射出三支箭,然后拿着斗上插的秤杆,手牵红绸脚踏红毡引新娘入洞房。洞房门口设一马鞍,上搭钱串,新郎迈过后,回身用秤杆挑下新娘的蒙头红甩在房檐上,至此夫妻才可见面。新娘进屋后,脚踩粘糕(用红布包着的粘糕,称“跐脚糕”,寓步步高之意)上炕坐福。此时煮好子孙饺子端上,新娘新郎同吃。坐完福,妯娌们给新娘开脸,抓髻改纂髻,扎红头绳,两端各拴两枚铜钱。入夜由平辈人闹洞房,饮酒唱歌,说笑诙谐,增强欢乐气氛。次日,女家亲属来男家做客,辈尊年长者,送钱给新娘,谓“开箱”。婚后3天夫妻回门去岳父家。
    新中国成立后,订、娶亲及婚礼程序依旧,但内容已改变了。多为自由恋爱,订亲后,经过一段准备结婚。婚礼亦在男家举行,在司仪主持下,男女双方向主婚人(双方家长)、证婚人(亲友中的长者或区、村干部)行鞠躬礼,双方行对拜礼,然后入洞房。闹洞房交酒时双方家长退出。要男女介绍恋爱经过等娱乐活动。
    二、丧俗
    病人临终,亲人立即为其更换寿衣。旧时,寿衣多为蓝色棉衣棉袍,寿鞋布帮,鞋底绣“登天梯”图样。忌病人死在炕上,须带气移放地下。人死后,在院内搭置灵棚。入殓时,棺内底铺棉褥,尸体头枕“鸡鸣枕”(鸡样枕头)、脚踏“垫脚糕”(粘糕),左手握“打狗饼”(面饼),右手执“打狗鞭”(麻鞭)。棺材盖严抬入灵棚后,大门口挂幡纸,按死者年龄,每岁1张纸条,扎成一束,分男左女右挂出。灵棺由孝子孝妇轮守,宾客吊丧。孝服,儿辈着白,孙辈着白缀红。停灵期间(1—7天不等),亲属日3次去村庙烧纸哭奠,称“送浆水”。老丧家庭又富有者还要办“十王会”,摆道场,请僧道诵经超度。
    出殡。旧时均请阴阳(俗称风水先生),前一天看好墓地,阴阳用鸡血祭奠之后方可破土打坑。殡棺多用人抬,举重者通常分16—32槓人。起灵前,还要为死者“开光”,即孝子持蘸酒的棉球为死者擦拭口、眼、鼻、胸、手掌、足心等。但此时不准啼哭,以防眼泪掉入棺内。起灵时,长子头顶丧盆(俗称老盆子,陶制),跑到棺前摔碎,然后身扛引魂幡前行,每走几步回转身来朝灵棺叩一个头。下水罐、长命灯由姑娘、媳妇抱拿。去墓地路上阴阳身背褡裢散发龙钱(纸钱),以防“孤魂怨鬼截劫”。到墓地下葬前,在墓坑内棺材头部及脚部各挖一小洞放好长命灯、下水罐,棺在坑内放好,孝子先挖3锨土盖在棺上,接着众人填土掩埋。
    葬后,当晚初更时,家人抱门幡到村庙前“送盘缠”。先宣读祭文(上写亡人姓名、籍贯、何时亡故、沿路放行等,读毕将祭文连同扎的车马人等纸码、门幡一起焚毁。此时,孝子站在高处手举木棒向西方指路,大呼:“西天大路,金马宝船,静处安身,苦中使钱”!呼毕,家人大哭,丧期完毕。新中国成立后,丧俗迷信活动逐渐破除。70年代后,人民政府提倡火丧,土丧和各种繁缛程序也在逐渐淡化。
    三、通礼
    见面礼:旧时幼见长、民见官主要行跪拜礼,俗称磕头。平辈行拱手礼。辛亥革命后,倡导新礼制,叩头逐步改行脱帽鞠躬礼,凡庆典、祭祀、婚丧均脱帽三鞠躬;公宴、公祀、交际、应酬脱帽一鞠躬。新中国成立后,脱帽礼只适用为革命而献身的烈士默哀;婚、丧仍用鞠躬礼。除此,普遍实行握手礼。80年代改革开放后,有的还实行拥抱礼。但在农村逢年过节,晚辈对长辈仍磕头跪拜。
    待客礼:长幼有序,晚辈尊敬长辈,青年尊敬老年,即使是陌生人,视对方年龄,分别尊称大爷、叔叔、大娘、婶婶、大哥、大姐等等。尤其本庄人,更以辈分相呼,平辈称兄道弟;对长者不能直呼其名,要呼之以尊称。平时一家有事,邻里相助,遇上建房上笆之事,村人自愿起来帮工,不取报酬。亲朋互访,对尊客要全家出迎,进屋让客于上位,敬烟,献茶,摆酒(讲究“酒满茶欠”)。家长为主陪客,晚辈要垂首侍立。席间,除频频劝饮外,客人未用完饭,主人不能先撂筷。客人告辞,全家要送出大门之外,并致“走好”、“路安”或“再来”等客套词语。
    家族礼:旧时家族内部规矩甚严。女必敬男,幼必尊长。媳妇过门后,在妯娌、小叔、小姑间可以嘻戏,但对于大伯子、大姑子则须严肃。女婿在连襟、内弟、内妹间可以嘻戏,对于内兄、内嫂、内姐间须严肃。受“重男轻女”影响,亲戚间,重姑舅亲,轻姨娘亲,有“姑舅亲,辈辈亲,断了骨头连着筋;姨娘亲,当辈亲,死了姨娘断了亲”之说。女婿到岳父家,属上门贵客,必须盛情招待。夫妻之间,夫有名(读书人有字,名士还有号),妻无名,在家儿少时期呼乳名,及笄之年后称“老碰”(即碰到谁家算谁家的人),出嫁随夫姓,称张李氏、王赵氏等。子女对父亲称爸爸、爹爹或“大大”,对母亲称妈、娘。大家族内部以大排行称呼,旧时大家均有家谱,排出几辈、十几辈,层次分明,互不紊乱。
    馈赠礼:旧时同庄或亲友间,祝寿、探病、办“红白喜事”、生育等,均馈赠礼物。办事人家除热情接待外,记好礼单,以备回赠,俗称“随礼”。庆寿,年满60岁以上方举办,届时儿女、挈亲馈赠寿桃、寿饼、寿联、寿帐及其他寿礼,祝老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官绅富户庆寿时,广收贺礼大宴宾客。建国后做寿者已不多见。80年代以来,做寿的又日渐增多。妇女生育,邻里、亲友带红糖、鸡蛋、挂面之类礼品探望,谓“下汤米”。婴儿百天时,要回到外婆家“发百岁”,外婆办席筵、请亲朋预祝孩子长命百岁。同时,旧时还注重过“本命年”,按着属相,每12年过一次,本命年男扎红裤腰带,女在胳臂腋下带红布三角,60岁以上长者,则穿红袄,以避祸祈福。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赤峰市地方志办公室版权所有  蒙ICP备14027245号
主办单位:赤峰市地方志办公室   技术支持:赤峰云联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476-8490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