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钩沉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赤峰地情 > 往事钩沉 >

另类皇帝—辽世宗耶律阮

来源:翁牛特史志 发布时间:2014-09-24 18:54:54 点击:
————契丹辽王朝帝王系列之三
刘喜民
  耶律阮(918年-951年),讳阮,小字兀欲、隈欲,开国太子耶律倍长子、辽太祖嫡长孙,生于辽神册三年(918年),母萧氏(《辽史》中没有留下名字)。
  耶律阮的青少年时代命运多舛,出生时父亲耶律倍已经被册立为皇太子,是契丹国家第二任皇帝法定继承人,他又是辽太祖的嫡长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父亲在祖父阿保机之后继任契丹国家皇帝,那他就是理所当然的下任皇帝法定继承人,即大契丹国第三位皇帝。但是,所有的这一切都随着辽太祖突然病逝,述律平废长立次而改变。随着辽太宗即皇帝位(927年),只有9岁的耶律阮的命运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不仅远离了皇权,而且还随父亲从皇都迁到东丹国首都辽阳居住。三年后(930年)耶律倍受到二弟辽太宗的打压,浮海避居中原的后唐,只有12岁的耶律阮便失去了父爱。不过,由于耶律倍出走后唐,对辽太宗的皇位威胁减小,辽太宗对侄儿耶律阮的关心也开始多了起来,耶律阮也在皇帝二叔的关怀下逐渐长大成人,并开始协助庶母人皇王妃萧氏处理东丹国政。
  辽天显十一年(936年),辽太宗应石敬瑭之约率军南下灭亡后唐,耶律倍被走投无路的后唐皇帝李从珂杀害,对辽太宗的皇权威胁彻底消除。辽太宗对侄儿耶律阮也更加关心,视为己子,甚至在某种场合曾表示要把皇位传给侄儿耶律阮。辽太宗此番话语如果不是酒后失言,就是为了安抚因为自己抢了兄长的皇位而导致失去父亲的侄儿耶律阮而逢场作戏,因为辽会同二年(939年),辽太宗册封只有8岁的嫡长子耶律璟为寿安王、只有5岁的嫡次子罨撒葛为太平王,而已经21岁的侄儿耶律阮却没有得到册封。此举充分说明,辽太宗对侄儿耶律阮和嫡子还是区别对待的。不过,君无戏言,辽太宗毕竟说过要把皇位传给侄儿耶律阮的话,从而在辽廷诸大臣或酋长中造成了“假象”,也使耶律阮有了当皇帝的“借口”。
  耶律倍被杀时,耶律阮已经18岁,按照契丹男子15岁为成年年龄来计算,早已长大成人,随着父亲被杀,他也成熟起来,对于皇帝二叔要把皇位传给自己的话,未必当成圣旨。因为他心里清楚,二叔是从父亲手中抢走皇权的,怎么可能再把皇权传给自己呢?要想得到皇权,还得靠自己去努力。不过,耶律阮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心里很清楚,凭自己的实力根本不是皇帝二叔的对手,明着抢皇权只能是自取杀身之祸,因此,他暗中结交辽廷权贵,笼络心腹人员,暗暗地等待机会。
  辽会同三年(940年)人皇王妃萧氏病故,耶律阮得以主政东丹国事,手中有了自己的军队,但他并没有起兵抢夺皇权,而是养精蓄锐,寻机待时。
  辽会同五年(942年)后晋皇帝石敬瑭病死,其侄儿石重贵即位后晋皇帝,对辽廷只称孙不称臣,从而惹火了“皇爷爷”辽太宗,在随后的几年间连续发兵南下教训“孙皇帝”石重贵。在这几年间,耶律阮率领自己的部队也参加了对后晋的战争,并借战争机会与辽廷显贵、诸部酋长有了直接接触,利用各种渠道和手段,广交朋友扩大影响力。辽大同元年(947年)正月,通过4年的战争,辽太宗终于灭亡后晋政权,入主汴京坐上了中原龙椅,由于心里高兴,册封侄儿耶律阮为永康王,并把国母述律平的亲侄女萧撒葛只嫁给耶律阮为妃。
  辽太宗突然病逝于中原,使辽廷的皇位继承出现了复杂化。就皇位继承而言,辽太祖的若干子孙都有继承皇位的资格,但最接近皇位的只有3人,即辽太祖之子李胡、辽太祖之孙耶律阮、辽太宗之子耶律璟;从皇权父子相传的角度上来讲,耶律璟应当继承皇位。但是,“变”是事物的永恒规律,特别是像皇位继承这样涉及至高无上权力的事情,更是充满了变数。就当时辽廷皇帝选举形势而言,新皇帝要由国母述律平提出候选人,由诸部酋长选举产生。不过,当时国母述律平与李胡和耶律璟在上京皇都,诸部酋长领兵与耶律阮在中原镇州,从而造成了对新皇帝有决定权的两方(即述律平与诸部酋长)不在一起,且双方身边都有新皇帝人选(即述律平身边有李胡和耶律璟,诸部酋长身边有耶律阮)的局面。
  从中不难发现,只有述律平与诸部酋长到一起,才能运作新皇帝选举事宜,而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述律平虽然钟爱三子李胡,但并没有公开或明确表示过要立三子为皇帝。但是,诸部酋长却不这么想,他们想的是如果让述律平提新皇帝候选人,她必然要让钟爱的三子李胡当皇帝,而李胡暴虐,动辄杀人,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国家皇帝呢?可如果回上京皇都拥立辽太宗之子耶律璟当皇帝,那么20年前述律平废长而立次诛杀大臣的一幕会不会重演?诸部酋长处于两难境地。这样一来,就给耶律阮提供了机会。辽太宗一死,耶律阮遂以辽太祖嫡长孙身份成为皇族在中原契丹兵马中的代表人物,更主要的是他始终在暗暗地盯着皇位。见辽太宗一死,诸部酋长因畏惧国母述律平而人心惶惶,觉得人心可用,机会难得,便指使心腹说服诸部酋长推举自己为皇帝。
  诸部酋长正处于两难境地,见耶律阮主动出来要当皇帝,眼前也是一亮,用辽太祖嫡长孙来对抗国母述律平是解决两难境地的上策,于是便推举耶律阮继承了皇位。就这样,耶律阮在中原镇州城内辽太宗灵柩前即位大辽国皇帝(947年4月),是为辽世宗,时年29岁。但是,诸部酋长的心脏还都提在嗓子眼儿,他们心里都非常清楚,在没有征得国母述律平同意的情况下,便擅自拥立耶律阮当皇帝,这种忤逆行为弄不好就会掉脑袋。因此,举行完皇帝即位仪式后,便催着耶律阮北返回上京向述律平讨说法。耶律阮心里自然也清楚,他这个皇帝还需要祖母述律平同意才能坐到上京皇都城内的龙椅上,况且辽太宗嫡长子耶律璟就在上京,自己以侄儿身份即位皇帝,心里总是不踏实。不过,耶律阮很聪明,他并没有盲目率军北返,而是先派人将辽太宗的尸体运回上京,向祖母通报自己即位皇帝事宜,看一看祖母的反映再作决定。
  述律平在上京皇都见到儿子辽太宗尸体的同时,也得到孙儿耶律阮在军中即位皇帝的消息,不禁大怒,把辽太宗尸体权殡在一边,立即派三子李胡率军南下抢夺皇权。耶律阮得到三叔李胡率军南下前来与自己抢夺皇权的消息后,也不禁恼怒,率诸部酋长北上,在南京北将三叔李胡击败。述律平见三子李胡败下阵来,便亲自率军与孙儿过招,结果在潢水南也被孙儿打败,两方隔潢水对峙起来。时任辽廷大内惕隐的耶律屋质见母孙两人对峙起来对国家不利,便从中斡旋,最终促使母孙两人和解,述律平同意孙儿耶律阮为合法皇帝。但是,回到上京皇都后,述律平与三子李胡并不甘心,又暗中活动想推翻耶律阮皇位。耶律阮也并没有高枕无忧,而是暗中注视着祖母及三叔的一举一动,见母子两人仍不死心,便以兵将祖母、三叔及同党全部抓了起来,将祖母、三叔囚于祖州为辽太祖守陵,其他同犯或杀掉或流放或下狱,这才正式坐在龙椅上。
  由于辽太宗是突然病逝于从汴京北返途中的,因此耶律阮回到上京后的第一件政务便是安置随契丹军队北返的后晋官员们。耶律阮自小在东京(今辽阳)长大,深受汉文化的影响而推崇封建帝制,因此,借安置后晋官员之机,仿效中原政权体制,在辽廷中央一级设置北、南两个枢密院,作为辽廷的最高行政机构。北枢密院管理北、南宰相府等契丹原来固有的机构,南枢密院由辽太祖朝的汉儿司、辽太宗朝的汉人枢密院发展而来,用以安置后晋官员及吸纳汉族知识分子入辽廷为官,参与契丹国家的管理。设置北、南枢密院是耶律阮对辽廷政权机构的一次重大改革,也是耶律阮对契丹国家的巨大贡献。可以说,辽廷北南面官双轨制最终就是形成于耶律阮朝。终辽一世,辽廷政权机构又有过多次改革,但都是在北、南枢密院框架下进行的。不过,耶律阮设置北、南枢密阮必然要触及辽廷诸显贵们的利益,由于耶律阮在改革政权机构安置官员时,不仅大力提拔任用拥立他当上皇帝的有功人员,而且还大量起用汉族知识分子,从而使辽廷原来的显贵们的利益受到冲击;同时,耶律阮在将祖母述律平及三叔李胡囚于祖州后,并没有罢手,而是继续对述律平家族给予打击,不仅没收了述律平的斡鲁朵,而且撇开述律平的亲侄女萧撒葛只而册封汉人甄氏为皇后,提拔自己的舅族为国舅别帐等,从而惹恼了拔里氏和乙室已氏二国舅帐及有关显贵。这些人组成反皇集团,开始图谋推翻耶律阮的皇位。这样一来,耶律阮从坐上龙椅的那天起,不得不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平叛保皇权上。
  辽天禄三年(949年),耶律阮经过两年多的时间终于将反皇集团主要势力清除,但并没有化解与二国舅帐之间的紧张关系,第二年(950年)他在二国舅帐的压力下,不得不废除汉人皇后甄氏,册封拔里氏国舅帐的萧散葛只为皇后,缓解了与二国舅帐的紧张关系,这才有时间考虑出兵中原的事宜。
  此时中原局势也发生了变化,郭威代后汉建立后周,坐上中原龙椅,而盘踞太原的刘崇也称帝建立了北汉政权。刘崇为了图谋中原拾起儿皇帝石敬瑭的衣钵,以向契丹称侄称臣为条件结契丹为外援,耶律阮正在寻求重新获取中原,于是抓住这一天赐良机,想把刘崇变成石敬瑭第二,立即派人到太原册封刘崇为大汉神武皇帝,双方约定一起出兵攻打中原的后周政权。辽天禄五年(951年)9月,耶律阮率军来到归化州祥古山下(今河北宣化境内),准备集结大军南下伐周,不料被辽太祖五弟安端之子察割杀害,时年只有34岁,后葬于医巫闾山辽显陵,庙号世宗。
   子嗣情况:三子三女。长子耶律吼阿不、次子
 耶律贤(辽景宗)、三子耶律只没(汉人甄氏所生);长女耶律和古典、次女耶律观音、三女耶律撒剌。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赤峰市地方志办公室版权所有  蒙ICP备14027245号
主办单位:赤峰市地方志办公室   技术支持:赤峰云联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476-8490335